WEEK 23-24:消费主义、被神话的日料


6月3日

现在是6月3日凌晨的02:49。
你大概想问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这个背后的故事有些长,以后的周记里慢慢补充。

总之明天有客户需要答辩,我还有没完成的工作,所以需要在早上八点之前完成。

哦对了,忘了说,我是直接二辩了。

原因很简单,客户的没做完,我自然也没时间做我自己的。我是个懒狗,而且几乎是无药可救的那种,不到ddl的前两天我真的毫无效率。好在是离太阳升起来还有一阵时间,可以忙里偷闲写写博客。

「消费主义陷阱」真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险。

你早上起来喝速溶会想到:要是有个全自动就好了;干活的时候听歌会想到:要是有个好点儿的耳机就好了;买书结账的时候会想到:要是有个电子书就好了。接下来的故事就是理智和冲动的博弈了,如果理智没有战胜冲动,那就意味着要掏腰包了。

但回过头想想,其实好像这些所谓的「生活质量提升」,也就那回事儿。

全自动买回来之后,你可能觉得这四五千大洋请回来的佛和速溶比较并没有想象中的飞升,而且后期的水电和咖啡豆还又是一笔很大的成本;

十几块钱的地摊货和几百块的耳机你能很明显的分辨出来,千元级的低端耳机和四五千的中高端你也许就开始皱眉头了,当然你中毒要是还挺深的话耳放又是一大笔钱;买回来的kindle没有翻看过几本书,泡面的时候倒是常常用。

很多人这几百几千的花费,实际上只是为了一个「初体验」而已。对它的热情逐渐消逝了,这些器件也就成了废铜破铁。

也难怪咸鱼、转转这样的平台会打破传统的58和赶集,这个大家的消费习惯变化是有关的,「高流转」也是这一代人购物的特征。

以上也许还算是相对良性的购物欲,那些潮牌、毒鞋、年换手机、成柜手办的那就让人费解了。

卡吧那句「四千预算入卡吧,加钱加到一万八」却不是玩笑话,我们确实在为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付费。

四十年前那些第一次买彩电的人的心情和现在炒鞋的小伙收到新鞋时的心境,会不会也是一样的呢?

6月6日

虽说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但不逐利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人类,看见有小便宜大家还是会往里跳。

比起其他两家的GPU服务器,滴滴云课太便宜了,一颗P4不到3元/h。

但这不代表他是什么慈善家,本以为像aws之类的即买即用,没想到只是个空壳,CUDA、CUDNN之类的都没装。

你还得花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花在yum install上,这招也太恶心了。

6月7日

经历了最黑暗的24小时。

硬盘突然间挂了。在云上的yolo模型拖下来之后,因为win底下编译的一直有问题,准备重启到mac里测试一下。

没想到这一重启,这块三星960便是永别。

也罢,随他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backup要做到以日为等级的工作。

6月10日

似乎是可以说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唯有静静的等待答辩了。

答辩之事我是从来不忧的,自大一起大大小小的报告、答辩我都能很轻松的面对,而且我从来不准备,即时通知即时答辩。

这当然不是说明我学的有多么些扎实,相比较于那些沉浸在图书馆的真才实学们,我那点可怜的知识都拿不出手。

仅有的是我的油嘴滑舌和看似没什么用的知识面,在答辩的老师面前也能游刃有余,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本事我没有,但自圆其说、对答如流(不管真假)还是能做到的。

也许我当时应该考虑考虑做做别的行业。

期间一喜一忧。

喜是把生产环境恢复了,mac和win分在不同的硬碟上安装,以免再出现如此之情况。

忧乃是四年间那位熟悉的、和蔼可亲的老师,突然间成了巨魔,让我有些害怕。

当然拖到二辩的责任在我,给老师徒增了工作量,怎么想也是我的不对,但突然间的阴阳怪气让我有点无所适从。尽管如此我还是极度信任老师的,这当然是建立在我不在她手下读研的前提,虽然多次朝我抛了橄榄枝,奈何我能力和心气都不够,没能去。

应该说是负了他人的期望吧,回想四年来老师对我可谓是相当照顾了,无论是课程上还是比赛上,甚至是最后设计的过程中,老师对我也是100%的放心,几乎不过问的我实行情况,也许是这份遗憾变成了愤恨,所以才有了今天奇怪的对话。

6月12日

明天答辩,今晚还是早点睡了。

搭上了朋友的365车,解决了mac下日常不想写东西的问题。

如果不是wps三天两头的更新把我弄烦了,我也不会跑去弄365。win下的office 2019我也是在淘宝买的,十块钱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正规渠道,但他们能代验证,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合法。

在更久之前我用的是KMS之类的,我不是正版洁癖,能占小便宜的我肯定不会多花一分钱,只不过是KMS跟自带的Windows OEM激活有冲突。用一阵之后我Windows的激活搞没了,让我迫不得已向淘宝低头。

看了amita这期的cookpad live,产生了一个小小的疑惑。是只有演艺行业这群人不怎么进厨房还是说我们的周边其实就是有很多人一点饭都不会做。周围朋友多是吃货,都喜欢下厨房露两手,也许这个让我产生了人人都会做饭的错觉。

不会做饭的朋友也是有的,不过限于听说而已,不知道是能到什么程度。独立生活不说要把饭做得色味俱佳,但下个面,煎个蛋之类的大概也是要会的吧。
看完了视频突然想弄把料理刀了,长期用菜刀的感觉就是累,当然也是看具体做什么。

片肉之类的我还是会选择菜刀,但平时剁个蒜末、切点洋葱碎,或者对肉片没那么大精度要求的时候我觉得料理刀会更顺手。就比如洋葱碎,一般都是纵切留头,然后再横切,你用菜刀的话,因为刀口是平的,整个力气就得压着,很不舒服(我这么描述感觉也说不太明白)。

说道料理刀的问题,我就突然想说说日料的问题。

日料推崇与否,这个背后涉及到文化因素,我不想把话题扩的那么大。很多人喜欢看日料的视频,觉得日料「精致」、「高级」,这一点我不知道是从谁开始起的头。怀石、会席料理就不说了,那真要比较也应该拿国宴菜、年菜去比。
大众料理而言,难道简单好味不才是其特征吗。

我很喜欢看日料的几个up也是这个原因,日料很方便去复现,平时以蒸、炒的中式菜为主,偶尔换换口味,做日料就挺好。而且对于独居还喜欢做饭来说,日料真的是挺不错的学习方向。

相比于中式菜,日料特征其实很容易提取出来,中国是鸡牛猪,日本的mirepoix就是木鱼昆布,当然日本也用鸡牛猪,不过木鱼昆布的出汁应用更广些。日本的味醂柚子醋味噌,中国也有类似的料酒陈醋大酱。而且日料对火候的要求并没有中餐那么高,所以说很容易入手。如果说中餐更需要实训,日料更侧重背公式。

所以也不要无脑把日料推向神坛,它就是普普通通但味道不错的一类料理。

声明:@ギャズOfficial|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WEEK 23-24:消费主义、被神话的日料


我们终将知道,我们必须知道。